top of page

不甘白活 积极抗癌


人们患癌后有两种选择,一就是躺床自暴自弃,二就是站起来勇敢面对。拿汀童微凌在业界闯荡多年,患癌时也经历了低潮期。为了自己的梦想及回报家人的支持,她决定勇敢抗癌;生命中有遗憾,因此她希望未来的人生不要白活。


2017年,拿汀童微凌刚结婚两年,身边的朋友发现她比以往胖了,人们都以为她怀孕。她到医院进行超声波检查,发现子宫内有一颗12公分的肿瘤;同年4月,童微凌进了手术室移除肿瘤和右边卵巢。经过化验后,确诊为第一期卵巢癌。


医生建议进行化疗,一向坚强独立的童微凌却迟疑了。“我就是怕痛、怕丑、怕死,当下既无助又徬徨。另一个想法就是很想逃避,希望不把癌症当一回事,就好像它可以消失一样。我没有听医生的话,反而是如常生活,还到处去旅行。”她说。


但癌症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?就在2018年末,童微凌感觉下腹肿胀,怀疑自己有身孕了。不过因为有了第一次经验,童微凌就变得敏感。 “朋友告诉我,如果要准确判断,至少要听3个医生的建议。当时我就跑了3家医院,医生都跟我说一定要再开刀和进行化疗,我晴天霹雳,很崩溃。”


即便经过了医生们的检查及判断,童微凌依旧没有接受治疗。在商界总是精明干练的童微凌,若不是她亲口提及,很难相信她也有懦弱无助的时刻。回忆起这段往事,她说:“要成为抗癌生命勇士之前,一定都得经历低潮。”


童微凌先后找了两位中医师,但无奈的是他们都在她第三次看诊后离世。她表示,当时就像是风筝断了线般失去希望。“我想要靠著中医治疗,但却断了后路。仿彿上天也在给我提示,希望我能够早点清醒,接受化疗。”


切除子宫 生育梦碎

就在2019年3月,童微凌和母亲到台湾上茶道课时,让她不得不正视患病的事实。“那时候我突然肚子剧痛,脸色苍白。被紧急送往医院时,妇科副院长告诉我子宫内的肿瘤已经23公分了,情况十分危急,一定要动手术,切除了子宫、恶性肿瘤和部分淋巴。”


“我已经无路可逃,只能听医生的话。无助、徬徨、焦虑、畏惧,这些都是我当下的心情。其实我和先生都很想要小孩,第一次切除一边卵巢时还有50%的生育机会,而现在是完全不可能了。”满满的遗憾写在童微凌脸上,第二期卵巢癌粉碎了她想为人母的梦。

童微凌可说是“家业、事业、志业”都兼顾,除了工作、家庭和生活都很好地经营,也不忘参与志工活动,积极地帮助有需要的人。


意志坚定 不轻言弃

童微凌是慈济志工,茹素十余年,丈夫和她都不解为何会患上癌症。回国后,童微凌必须接受化疗,面对的挑战让她身心俱疲。她说:“化疗的副作用很多,我呕吐、疲累、手麻乏力。另外我切除了子宫,就等于是提前收经;面对荷尔蒙的变化,我全身燥热、性情烦躁。这些苦是旁人无法替自己承担的,我的家人看著也很担心。”


庆幸的是,童微凌是个生命力顽强、不服输的人。她表示,自己有很多梦想还未实现。“我在事业上拼搏了10多年,没有事情是我做不到的!这时候放弃自己的话,我会瞧不起我自己!抗癌就是战斗力要强,意志力够坚定,我相信我可以的。”


她续道:“生病时有两种选择,一就是躺在床上自暴自弃,度过馀生;二就是勇敢的面对,打败癌症。老实说,抗癌期间我看到几位癌友相继离世,我更了解到正面思考和转念的重要。很感恩我的家人和朋友一路支持,鼓励我及陪伴我。”童微凌透露,很多人知道化疗会脱发,索性提前剃光,但她只选择剪短。“不是因为爱美,而是我想要看著头发掉落的过程,警惕自己要对自身的健康负责。”


拿汀童微凌和丈夫共同经营《亚洲企业》品牌杂志,出席活动时身穿一袭洋装,就算抗癌后没了头发,她也一样有魅力和自信。


与其担心无常 不如实践梦想

癌患都知道,抗癌后要5至7年没有复发才能算真正痊愈(Cancer-free),而童微凌表示自己还有好长的路还要坚持。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复发,但我已学会转念。不知明天先到还是无常先到,与其担心,不如把握时间去做我想要做的事,完成环游世界的梦想。”


“我以前嚷嚷著要带家人去旅行却一直没有实行,患癌后让我明白了行善行孝不能等。此外,我以前是个要求完美的人,现在也学会了放松和看开,去接纳生命中的不完美。”童微凌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,但她指已经放下,并与丈夫抱著平常心看待此事。“孩子的事我不会强求,倘若未来遇到有缘的孩子,我们也会考虑领养,一切就随缘吧!”


这场病让童微凌也看到了家人朋友,尤其是丈夫对自己的爱与关怀。“生病的人痛,陪伴者也很累。这不仅是一个人的挑战,也是夫妻间和一家人的考验。我很感恩他们的付出,作为回报,我一定要坚强起来。”童微凌说。


目前,童微凌爱上了运动;她也积极地在慈济的活动分享自己的抗癌经历。“以前的我很愚痴,导致自己错过了治疗的黄金时期。希望透过这些分享能让其他人不要像我一样无知无明,癌症是不能拖延的,一定要好好地接受治疗。”她说。


癌症打破了童微凌的许多梦想,也打断了她的生活计划,但她认为这个停顿点也算是一个重生的机会。完成疗程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,童微凌在受访时难免想起触动内心的回忆,但她都尽量保持冷静。她对记者说:“过往我在分享自己的故事时都会哭,而今天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哭,要坚强放下,我做到了!”



** 转载自《东方日报_人物访》2020年06月30日·报导:杨洁思,图片:受访者拿汀童薇凌硕士提供

コメント


广告
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bottom of page